资料图: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。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“海关战争”正在回归。在紧张的全球贸易中会有好消息吗? 科技 数据图:厦门东南国际航运中心。中国新闻社记者陆明摄 美日化解贸易冲突的一幕会重演吗?

文/Penelope Pilgiano哥德堡

自2018年以来,“关税战”已经回归,贸易紧张局势愈演愈烈,许多观察人士纷纷发布全面的贸易战警告,甚至全球贸易体系也有可能崩溃。

当然,这不是美国在过去几年中第一次尝试通过贸易政策扩大其利益。 1971年,尼克松政府对所有进口商品征收10%的关税,以防止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增加。后来,里根总统对大量进口商品实施了非关税壁垒。

尽管如此,这些做法与最近的关税增强政策有很大不同。首先,时机是出乎意料的。直到2018年,全球化似乎是一股不可抗拒和不可逆转的力量。国际贸易被认为是完全自由化的,任何有关贸易壁垒政策的讨论都会受到学术界和决策界的强烈批评。更奇怪的是,一方面,美国保护主义抬头??,另一方面,美国的失业率在50年内处于较低水平。股市稳步上扬,GDP增长率高达3%。

近期美国贸易政策的优先出发点似乎是两个:保护进口竞争行业的就业,并强调世界贸易组织未能有效解决当前贸易体系本身的失望。后一种动机使当前的保护主义与其他最近的保护主义不同,变得更加危险。

毕竟,使用贸易政策来保护国内就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,即使它已经过时了。大多数政策制定者现在认为,在开放和不断变化的经济环境中,对再培训和补贴重新分配等国内政策对失业工人更为有效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(NAFTA)是重新谈判小规模修复的延续,这是一个证词。

因此,真正的问题源于当前的交易系统及其各种缺点。原则上,这些问题应通过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的多边谈判加以解决。然而,在实践中处理的方式通常很特殊,而且往往是通过漫长而官僚化的过程来解决的,而这个过程往往无法解决问题的根源。

当前贸易争端的中期和长期影响仍有待观察。通过计算诸如一般均衡模型的模拟预测,最近关税政策的改进从未达到灾难性的影响。

更大的危险是,今天的政策变化将继续产生不确定性,导致投资行为减少。相关的学术研究一再表明,投资者通常对经济环境的变化很敏感。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基于规则的交易系统和全球价值链的不确定性将来会增加,对投资的影响令人担忧。

此外,美国和中国等大型经济体可以摆脱目前的变化,当然它们必须付出代价,但小型新兴经济体的损失将更具破坏性。对于许多小经济体而言,贸易是摆脱贫困的好方法。通过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普遍规则,他们抵制国内游说团体和特殊利益集团的压力,以实现经济发展。

对当前形势的乐观看法是,各国将坐在谈判桌旁,最终形成一个更有效的多边体系。该系统可能包括世界贸易组织改革,服务和电子商务贸易自由化,对补贴和知识产权保护的限制,以及更深入的跨境监管合作。

乐观主义者肯定会与20世纪80年代的情况进行比较,当时全球贸易体系受到美国和日本之间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挑战。但最终,系统并未崩溃,而是变得更加强大。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冲突得到了解决,为过去三十年的超全球化奠定了基础。

也许这也是未来国际贸易的情况。它可能是也可能不是。对于那些担心贸易前景的人来说,2019年的唯一确定性是这将是一个充满压力的一年。

(作者是世界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,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,《美国经济评论》前编辑)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6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